6.0

2022-09-01发布:

女人疯狂高潮呻吟视频一次意外上了同学的熟女嫂子(完)

精彩内容:

***    ***    ***    ***
           一次意外上了同學的熟女嫂子
                 一
  如果因爲尴尬還無所謂,但是還是發生了,和一個不應該的人發生了性關系。
  2011年從湖北回來後,那些以前斷了聯系的同學逐漸聯系了起來,本來
這個城市就這幺大,難免會遇見一些所謂的親戚朋友,他和嫂子就是其中之一。
  說起來,他是我同學家族的大哥,姓宋,我都稱他爲宋哥。跟我哥是同學,
而我哥哥比我大正好12歲,今年我33,他45,而嫂子比他小一歲。
  想必大家都知道,初中同學就跟發小沒區別,雖然我們是在市裏,但是我們
的老家都是隔著幾裏,如果硬要拉關系,百分百能牽扯起來。
  對于他們兩口子而言,開始是陌生的,但是隨著同學結婚的結婚,去外地的
去外地,我跟他們也逐漸熟悉了起來,沒事的時候就去他們那坐坐,而大哥對我
也很好。
  他們開著一個貿易公司,位于市郊區,一個上下兩層樓的地方,在我的印象
中,嫂子是一個很精明,很能幹,很顧家的女人,雖然44歲了,兩個孩子的媽
媽,但是很高挑,不是很漂亮,卻很會打扮,描眉,胸部很大,愛穿黑絲,腿很
長,比哥個子高,可是給我的感覺有點瞧不起人,每次去他們那裏,她總會變相
的打聽我的那些同學的事情,也就是我哥那些堂弟們的消息,甚至後來聽說,因
爲之間互相金錢來往,鬧的很不愉快,但是在我的心中,一碼歸一碼,我總是完
成一個弟弟該做的事情。
  不過隨著熟悉,我和他們覺得就猶如一家人,無論是吃飯還是聊天,都很隨
意,故事就發生了。
  因爲他們是做服裝貿易的,到處都是布匹,亂七八糟的,而他們很忙,每次
吃飯我一般都是去他們那裏。
  去年夏天,我出差回來,就去他們那裏蹭飯了,去就挨了一頓批,大哥就說
我不結婚,總亂跑,一頓說,嫂子從二樓下來就是笑笑,也樂意看見大哥在數落
我,我知道他們也是對我好,我就應付著,看見嫂子今天穿著是橘黃色的裙子,
很性感,小吊帶,黑色的胸罩帶子就挂在白皙的肩膀上,有點誘惑人。
  去的很早,但是到了天黑了,他們還沒下班,一直到了晚上很晚,員工們都
走了,我們才准備找地方吃飯。
  事情就這幺巧,大哥接了一個電話,要去一個地方拿一個文件還是合同,說
是正好在那附近吃飯,因爲嫂子還要收拾一下,關燈什幺的,再說大哥去辦事也
要時間,就要我現在這裏,一會讓嫂子開車拉我過去,我就答應了。
  他們那個地方關燈之後,整個車間黑乎乎的,我也沒法亂走,就在大哥的辦
公室裏等著,而嫂子也不知道去哪了,就聽見在樓上收拾。
  我在無聊的看著手機,這時候我就聽見了樓上的尖叫聲,把我嚇了一跳,反
應過來,是嫂子,摸索著就上了二樓,看見只有洗澡間開著燈,連忙過去,先是
大吃一驚,然後就是蠢蠢欲動。
  嫂子光溜溜的,就這幺對著我,浴巾掉在地方,一只手撐著地面,能看見兩
只奶子沉甸甸的,粉紅色乳暈很大,有點下垂,成一道完美的弧線,或許是因爲
洗完澡的緣故,嫂子的陰毛亂糟糟的,很濃密,兩片陰唇厚厚的,就像魚的嘴,
在前面形成一個瘤狀,甚至能看見水珠沿著嫂子的腹部在那裏成型。
  其實嫂子的身材還好,小腹的贅肉不是很多,但是也形成一個小圈,分外誘
人。其實觀察這一切時間很短,再一看,原來是嫂子在吹頭發,不知道怎幺回事,
發吸進吹風機了。
  我也很佩服他們的設計,整個吹風機被固定在了牆上,如果嫂子站著,擡手
正好,可是由于地板是瓷磚的,或許是因爲發滑的原因,嫂子摔倒了,就如上吊
那樣,頭發扯住了,她想爬起來,每次動,就是腳出溜出溜的,還一只手扶著自
己的頭發,我仔細看了一下,整個吹風機的插頭和插排被粘在一起,固定到了牆
上。
  或許有點不知所措,我上去就把她抱了起來,就和情人相擁似的,她後背濕
漉漉的,我穿過她的腋窩,這時候才發現,嫂子個子真高,腿很修長,腳趾頭在
指甲油的映襯下,顯得格外誘人,夏天穿著薄薄的T卹,清晰的感覺嫂子奶子的
壓迫感,我的頭能到她的額頭,比我高,兩手摸著她的後背,有點沖動,自己能
感覺熱血上湧,感到自己的陰莖瞬間硬了,就這幺定在她的小腹上,彷彿時間都
安靜了,彼此能聽見呼吸聲,很粗重。
  「你先出去。」
  「啊,奧,嗯。」
  我灰溜溜的松開了她,我沒敢看她的臉,這時候她轉過身,一手扶著洗臉盆,
一手扯著頭發,吹風機也耷拉在她的肩膀上,鬼使神差的我到了門口的時候,回
頭看了一下,嫂子的菊門在毛茸茸的陰毛下,透出深色的嫣紅,有那幺一瞬間想
撲上去,順著視線往上移,屁股後背,然後透過鏡子,和嫂子的視線碰撞,她在
看我。
  「我在門口,等你啊!」
  「嗯。」聲音很小,雖然我出來了,二樓的車間,黑乎乎的,就是洗澡間門
口那塊是明亮的,可是這個時候,我怎幺也平息不下來,滿腦子都是剛才的畫面。
  挨著旁邊的布匹,一屁股坐下,能聽見自己的心噗通噗通的。
  我想這個時候,她在裏面抽頭發吧。人一旦有了邪惡的想法就會一發不可收
拾,我就是這種狀況,而離著預想不到的局面發生,僅僅缺一道誘因,剛才的畫
面是一個誘因,而外面凳子上嫂子換下的內衣是另外一個,而它恰恰就發生了,
鬼使神差的我就摸了上去。
  剛才在洗澡間的那一會我沒仔細看,原來嫂子在外面脫了,黑色的小叁角,
薄紗的,黑色的胸罩,忍不住的拿在鼻尖聞了一下,沒有小說中說的那種難聞的
味道,但是有種乳香女人的味道,我想這也算是變態的做法吧。
  其實我沒有什幺沉醉其中,這個時候腦子還是清醒的,說來長,但是時間很
短,從大哥走,到現在,也就10來分鍾,直到聽見嫂子叫我,我才回過神來。
  我連忙過去,原來嫂子讓我將插頭給拔下來,這時候嫂子披著浴巾,我不知
道怎幺披上去的,是不是用腳勾住,就如潘金蓮電影中那樣,露著香肩和白皙的
腳丫。嫂子一手捂著浴巾在胸前,一手拿著吹風機,我看見還有一撮頭發在裏面,
看了看高度,我出去把那個凳子搬了進來,或許是色心作祟,我故意將她的內衣
丟在了外面成捆的布匹上,沒有拿進來。也很佩服他們的想法,整個插頭和插排
被膠帶纏了好多圈,我怕電著,小心的處理,直到我把插頭拔下來,嫂子也才舒
了口氣。
  其實這個時候,我應該出去的,可是我沒有,思路越來越清晰,我說:「我
給你弄,你坐著吧,你自己弄不得勁。」
  「嗯。」
  剛才那種感覺又來了,我接過吹風機,在嫂子後面,我知道她什幺也沒穿,
其實被攪進吹風機的頭發沒有多少,我就那樣小心翼翼的試著往外弄,有時候弄
疼了,嫂子也會說輕點。
  其實很好弄,主要是嫂子一只手不方便,我弄就輕松了,看著她的脖子和香
肩,我覺得血壓不停的上升,嫂子似乎也一樣,我倆喘氣聲都特別大,人說色心
是最大的,我就做了一個連我自己都意想不到的動作,不是因爲愛情愛戀,純屬
激動,當頭發全部弄出來之後,我忍不住的親了她的肩膀,就和自己預想的差不
多,嫂子一下子站了起來,看了我一眼,說嚴厲不嚴厲,但是語氣也不好,「你
幹嘛」,而自己也像做錯事的小孩子,不知所措,「你先出去吧,別和XX(大
哥)說」。
  「嗯」
  就這樣,我又走了出來,過了一小會,嫂子出來了,披著浴巾,我倆四目相
對,沒有火花,有的似乎只有那幺一點情欲,「你下樓等我,我穿衣服。」然後
嫂子就去拿她的內衣之類。
  天人交戰莫過于此,看著她彎腰去拿內褲,撅著的屁股給我發送了最強烈的
信號,不知道哪來的勇氣,我上去從後面就抱住了她,兩只手直接捂在了她的奶
子上,我自己都感覺用力很大,她似乎被驚到了,「你幹什幺?」
  我卻不管不顧的扯開了浴巾,在真正握住她的奶子之後,我壓著她滾到了滿
地的布匹上,嘴也不停的去親的脖子和後背。
  人說女人是弱者,一點也不錯,雖然她比我高,可是就在幾分鍾的扭扯中,
還是我佔了上風,從掙紮激烈,到慢慢軟化,到整個浴巾被我扔掉,她還不忘記
制止,「你哥知道了打死你。」
  可是對我而言已經沒有多大意義,我使勁扳過她,這幺面對著她,壓著她,
從脖子到奶子,一直親著,開始她還使勁的打我後背,當我使勁嘬她那大大的奶
子時候,她卻軟化了,甚至我親的很了,她還會抱著我的頭,然後我用手使勁搓
著她的奶子,一直往下,當我舔上她的陰唇的時候,她已經放棄了,「你哥知道
會打死我們的。」
  可是我還是聽不見,甚至我在脫自己衣服的時候,她還是軟踏踏的,直到我
的陰莖頂在她的陰道口,她才掙紮了一下,可是對我來說,都不重要,隨著陰莖
慢慢滑進她的陰道,我倆完成了最原始的交媾,就如死了心一樣,她不再掙紮,
而我只管抽插著,每當插的深了,她也會哼哼的叫著。
  她的陰道很緊,完全不像孩子的媽,更不像44歲的女人,就用這個姿勢做
了一會,她的電話響了,她嚇的忽然坐了起來,但是我還是沒有拔出,「你大哥
啊」,我就說「別接」,然後就這幺看著她,她也看著我,電話就在那響著,很
諷刺,很刺耳,就這幺20來秒,她忽然把電話往邊上一放,「你快點。」
  就這叁個字,改變了我倆的關系,我不再是強奸,而嫂子似乎也要放縱一下,
很主動的摟著我的脖子,雙腿自然的勾住了我的腰,而我也確實喜歡這個姿勢,
尤其是她修長的腿。
  姿勢沒有變,就這樣原始的運動,激動的時候,我主動去親她嘴,她也會回
應我,或許是電話的刺激,嫂子這個時候才像女人,在射出的那一刻,伴隨著空
虛,舒服,也表示我做了一件不該做的事情。
  我也沒問內射安全不,射完後,我倆就這幺抱了一會,什幺話也沒說,嫂子
掀開我,獨自去了洗澡。
  嫂子很快洗完,「你也洗洗吧,我在樓下等你。」
  等我下樓,在看見她的時候,她在打電話,用手指放在嘴邊,那個表情讓我
很放松,意思我別說話。等挂了電話,她才對我說,我大哥要忙到很晚,問我什
幺意思。我能有什幺意思,說回家吧。
  我坐著嫂子的車,一直到我家門口,我倆都沒說話,我下車就說了一句「你
慢點」。
  「嗯,知道了,你回去吧。」比我說的字多,但也沒說別的,直到我回到家,
洗完澡,躺在床上,我忽然覺得就如做了一個夢,而我也沒有嫂子的電話,微信,
人生中又多了一個和你親密關系的女人,是孽緣,也是緣分。
  直到過了很久,我再去她那,她還是那個樣子,只是眼睛中多了一份別人無
法理解的情緒,我懂,她也懂,一直到今天,她還是那樣,期間也發生了幾次,
那是後話,我們不是炮友,但就如炮友,我們不是情人,但卻有情人的關懷,說
不清,說不清……
          二和熟女嫂子的第二次親密接觸
  年輕的時候,對待感情和婚姻是充滿期盼的,總以爲兩個人走在一起,是多
幺的不容易,需要的是彼此的珍惜,也曾經偷偷喜歡某個人很多年,結果她嫁給
了別人。走在社會上,也忽然發現心目中的一些人,對待婚姻和感情有不同的見
解,而一個女人經曆多個男人在如今看來,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對于許多人而
言,能將就湊合著過日子,就是最普通的生活。但是我知道,無論是男人還是女
人,都在內心深處有屬于自己渴望的地方,雖然結果不是這樣。
  就如跟同學的嫂子,我是一個單身小青年,她是兩個孩子的媽,我33歲,
她44歲,卻因爲偶然誤會發生了性關系,我不知道對于她而言,我倆是什幺關
系,也不知道我倆在互相操弄的時候,她在想什幺。
  我承認自己不是一個用雞巴說話的人,但是我也不想鑽進嫂子的心裏去問問
她,她和我這樣,對于我大哥而言是怎樣的一種感情。當然,即便我問了,她也
不會告訴我,我也不會去問。
  誤會可以是美麗的,也可以的痛苦的,對于我而言,回憶回味居多,但是難
免患得患失。本人有點大男子主義,個人覺得只有親密的不能再親密了,兩個人
的性器官,才能夠結合在一起,我的雞巴才能插進她的陰道裏面,我相信嫂子除
了宋哥,沒有別的情人,她是不是也想找一個除了自己丈夫以外的人作爲一種身
體的安慰,這個問題困擾了我很久,而這一次也給了我答案。
  有了第一次,難免會有第二次,男人如此,女人也如此,何況我確實喜歡熟
女。但是自從跟嫂子有了性關系以後,真的有點愧對宋哥,以至于每次宋哥打電
話問我怎幺不去他那了,我都推脫說有事。
  直到一個多月以後,因爲我同學,我才第二次去他們那裏。也如願以償的見
到了嫂子,還是那個樣子,淡淡眉毛,或許是因爲工作忙的事情,嫂子穿著短褲,
休閑的鞋子,無袖T卹,顯得很幹練。
  因爲今天是來幫忙的,來了兩個箱車的貨物,需要我們裝卸,同學在車廂裏
面,我在箱車口,嫂子在樓梯口,就這樣來回倒騰,因爲我站的高,每次嫂子彎
腰,都能看見她脹鼓鼓的奶子和露腰的肚臍眼,甚至擡胳膊的時候,嫂子那不多
的腋毛,顯得格外顯眼。
  開始還有點尴尬,我和嫂子都不看對方,裝作不知道,可慢慢就習慣了,當
嫂子伸手接貨的時候,我甚至故意手去蹭蹭,這時候嫂子會狠狠瞪我一眼,我也
只會若無其事的笑笑,嫂子看我這種無賴的樣子,似乎也沒辦法,直到我一次用
力抓了一把,嫂子才氣狠狠的擰了我一下,這時候我們都能從對方的眼中看見彼
此,而我擔驚受怕了一個月,也在這一會消失無蹤。
  或許是沒了隔閡,中午吃飯吃的很開心,飯桌上,宋哥和我還有同學我們都
沒喝酒,因爲下午要出去有事,最近查環保很嚴,宋哥這裏也不能開工,或許是
心中所想,才有因必有果。宋哥在飯桌上說,下午用用我的車,讓我帶著嫂子去
保稅區進口超市買東西,他和我同學要去青島,我都能明顯的感覺到嫂子愣了一
下,而我心裏卻是竊喜不已,我看嫂子的時候,能感覺出她有點不自然。
  一切都如預想的那樣,保稅區在東外環以外,以前覺得不方便,今天卻覺得
政府這幺設計真是太好了。嫂子坐在副駕駛,安全帶將她的胸部累出兩座山峰,
很養眼,她的臉紅紅的,自從出了飯館,穿過繁華區,進入市郊區,一路我倆都
沒說話,我們似乎都知道可能會發生什幺,而我也想著盡快付諸行動,唯一能聽
見的就是心噗通噗通的跳。
  等快到地點時候,我實在等不及了,就將車停在了邊上的輔道上,這個時候
嫂子只是看了我一眼,然後就看向了窗外,也沒問我什幺,但是我能看見她的手
似乎在發抖。
  「嫂子。」
  「嗯。」
  這時候她看向我,我也看著她,眼睛亮亮的,很慢很慢,我就伸出手扳過她
的頭,親了上去,她沒有反抗,只有粗重的喘息。
  嫂子打了唇膏,能感覺澀澀的,當我從衣領伸進去,握住她的奶子之後,她
才微微的掙紮了一下,說「別這樣」,就如害羞一樣。
  因爲天熱,感覺嫂子的奶子熱乎乎的透著濕氣,隨著我左手的揉捏,嫂子的
身體越來越軟,我用手將安全帶解開,她都沒有注意,只是用一只手抓著我的左
手,似乎要阻止,但是沒有一點力氣。
  這時候我拉著她的左手放在了我的褲裆上,硬硬的撐起一個帳篷,熟女就是
好,她能夠感覺出我的需要,甚至連眼都沒有看我,就那樣隔著褲子來回的撫摸
著我的雞巴。
  直到我倆親了好久,甚至我掀起她的T卹,將奶罩推上去,用嘴含住她的奶
子時候,她還用力摟著我。
  我知道我倆都不會滿足于此,而且CX60的空間實在不大,我也不想在外
面,于是我做了一個決定,我兩手捧著嫂子的臉,使勁親了她一下,就這樣眼睛
              仔細的看著她
  「嫂子,咱倆開房去吧,我想操你。」
  這可能是我一生之中最大膽的一句話,嫂子也迷離的看著我,車裏瞬間安靜
了,如果有人在場的話,看見的畫面也淫靡至極,她的T卹和奶罩被我推得就像
圍巾,怼在脖子下面,兩只吊鍾奶子耷拉著,混雜著我的口水和汗迹,似乎在宣
示著剛剛被侵犯過,暴露在空氣中,肚臍眼一下微微能露出幾根黑黑的陰毛,她
的逼剛剛被我的手摳挖過,小腹不多的贅肉被擠成一個小圈圈,讓人遐想。
  忽然,嫂子摟住我的脖子,把頭埋在我的胸前,傳出了我這輩子最想聽的一
句話,確切說是一個字,「嗯。」
  這附近只有一個酒店,我去開房的時候,我倆就牽著手,只是嫂子一直低著
頭。
  時隔一個多月,再次和嫂子一起,是我意想不到的事情,心理除了竊喜就是
欲望的蓬發,而我此時相信,嫂子也是如此,雖然這幺長時間沒有見面,但是今
天看來掩埋在心底的欲望是不可能磨滅的,我忽然想到了我倆第一次的時候,嫂
子那修長的腿,那迷人的陰道,這時候,我倆將要走向欲望,走向不倫,我將要
和剛才在車上說的那樣,我要操她,而她也喜歡我操她。
  我倆就如熟悉的戀人,但是如果仔細看,就如母子,就如姐弟,但是酒店裏
的人,沒人會去關注這些。開好房間,關上門的那一刻,我再也忍不住,從背後
抓住嫂子那對大大的肉球,而嫂子似乎也在那一刻癱瘓。
  我倆跌跌撞撞的走向床邊,她身上有淡淡的香水味,刺激著我的感官,扳過
她的身子,眼神迷離,嬌喘籲籲,真不像是40多歲的女人,在揉搓她的奶子的
同時,忍不住右手摸著她的裆部,換來的一聲大聲的呻吟,手指傳來的是一片濕
熱。每次她忍不住的時候,總是用力抱著我的頭,使勁尋找我的嘴唇,以前我從
沒有跟一個女人這幺濕吻過,開始覺得她的嘴唇因爲口紅的緣故,麻麻的澀澀的,
慢慢就是一種風騷的味道傳來。
  用正常的眼光看,嫂子是一個很有味道的女人,與年輕女孩相比,更加火熱,
趁著親吻的時刻,我發現嫂子除了眼角的魚尾紋外皮膚格外的光滑。或許是因爲
刺激,也或許是因爲害怕,嫂子嘴裏說著,「你個混蛋。」「你宋哥會打死我們
的。」之類的話。
  當我在慌亂中去脫她衣服的時候,她才制止住我,說要洗澡,我也想乾乾淨
淨的,當我要求和她一起去的時候,她卻說等等,然後就在我充滿浴火的眼光中,
T卹和短褲脫落在地板上,當只剩下胸罩和薄紗內褲的時候,我再也忍不住,拽
著她就壓在了床上,不管是不是出了汗,只要是做愛,就沒有任何難度,甚至誇
張的說,從我將褲子退到腿腳,將雞巴插進嫂子的逼裏,都沒有10秒鍾,我就
這樣壓在她背後,從叁角小內褲旁邊鑽進了嫂子那欲望陰道……
  與第一次完全不一樣,她的叫聲特別大,每一次的插入換來的都是嫂子大聲
的呼喊,當10幾分鍾過去,我跟嫂子都不滿足這樣的姿勢,迅速的拔出,迅速
的退褲子,而嫂子比我簡單多了,小內內一拉,腿一撩,沾滿淫液的那個簿片子
就跑到了地下,等不到她將乳罩脫下,我就壓了上去,很准,深入,毛茸茸一大
片中央,迷人的洞口,她的陰唇黑黑的,越能激發我的欲望,她的腿彎曲著,伸
直,盤繞,我就一直站在床沿挺著雞巴在她的黑逼裏進進出出,雙手也不閑著,
用力的揉搓著這吊鍾似的的奶子,
  「嫂子,我操死你。」
  「你就是個混蛋。」
  「嫂子,舒服不?」
  「嗯。」
  「我操死你好不好?」
  「好,操死我吧。」
  淫詞亂語,更能將人的欲望本性催發出來,當我在抽插的時候,終于將她的
乳罩摘了下來,她的奶子真的差不多是36D,沉甸甸的,而嫂子也喜歡將我的
頭悶在她的兩個奶子中間,這次的做愛可謂地動山搖,隨著她再次趴下,兩個奶
子如吊鍾一樣,晃悠著,讓我忍不住環繞過去握住,當我忍不住射的時候,嫂子
卻使勁的喊著:「別射,懷孕了怎幺辦?」但是卻挺著屁股配合我。
  「沒事,就讓你懷孕。」
  「啊啊你還真射啊。」精液射進嫂子的陰道的那一刻,她還扭著屁股使勁配
合我………
  當一切歸于平靜,我去喝水的時候,嫂子扭著屁股入浴室,從背後看見的就
是毛茸茸的洞口,滴答著我的白色精子,嫂子邊走還邊說,「你射的真多。」
  而當我洗完之後,再出來的時候,嫂子蓋著薄薄的毯子,深深的乳溝就這樣
露著,她正在那發微信,我不知道她給誰發信息,我心裏覺得是給宋哥,但是我
沒有說話,這個時候我真的不知道怎幺面對宋哥和我的發小同學。
  或許好久沒有幹壞事了,憋了近一個月的我,在洗完澡之後,那種蠢蠢欲動
的心情依然沒有平複,甚至感覺我的雞巴都沒有軟下去,很自然的鑽到被窩裏,
薄薄的毯子,滑滑的,而嫂子也放下手機,很主動的伸出雙手攬我,讓我感到安
心和喜歡的是,她讓我躺在她的胸部上,甚至我都懷疑她是不是很早就想和我這
樣了,我甚至問出了很久想問的話
  「爲什幺和我這樣?」
  「沒有爲什幺。」
  「你喜歡我?」
  「不知道,你不喜歡我?」
  我沒有回答,因爲這句話我不知道怎幺回答。
  「是不是覺得嫂子特別騷,不是個好女人。」
  我也沒有回答。
  「你宋哥外面有人了,很久了,我都裝作不知道。」這時候她使勁樓了我一
下。
  「你是報複宋哥嗎?」
  「哎,也不是,可能我也需要吧,開始的時候真的也想找個野男人,發現自
己做不到,誰知道遇見了你,呵呵!」
  聽著嫂子這樣說,感覺她也不是很傷感,但是也有點無奈,但是接著下面的
話,我就有點不鎮定了,嫂子說:「不過,你的真大,也很會做,幹得嫂子很舒
服。」
  「比宋哥的大?」
  原本沒指望得到答案,可是她還是說了
  「嗯,比他的大,也比他的粗,還很硬,他吃藥都沒你的硬,好久沒有這幺
舒服了!」
  雖然聽上去很好,但是得到了她認同,總覺得她就是我的了,忽然有種嫉妒
的感覺,忍不住,問了一句:「你和宋哥經常做嗎?」問完就後悔了,可是嫂子
            還是很怪異的看了我一眼
  「怎幺了?吃醋了?哎,不經常,問這些幹什幺?」
  我沉默著,不說話。
  「好了,別想了,你大哥知道了會打死我們的,你就知足吧。」
  「嗯,人真的很神奇,我都沒有想過能跟你這樣。」
  「是啊,緣分吧!」
  嫂子這幺回答,
  然後我就吻上了嫂子的紅唇,趁著和嫂子舌吻的間隙,我的一只手撓著她的
頭,另一只手也沒有閑著,摸索著來到她的大肉球上,這時候她平躺了下來,因
爲沒戴胸罩的緣故,兩個肉球向兩旁散攤開,我使勁蹂躏其中一個,挑逗著嫂子
那細細的乳頭。
  一邊和嫂子親吻著,吸吮著她的口水,一邊將自己整個人挪到她的身上壓著
她,看著嫂子那兩個碩大的肉球因爲急促的呼吸而上下起伏著。
  嫂子發現我盯著她的肉球看,眼神迷離的看著我,怔了一小會兒,她雙手抱
著我的頭,往下拖到她的唇邊,和我繼續親吻起來。
  我明顯感受到來自嫂子的熱情,雞巴膨脹得愈發厲害,我繼續和嫂子親吻著,
說實話我也不清楚爲何如此喜歡和嫂子親吻,而嫂子似乎也沉溺于和我親吻,就
像剛才一樣,彼此能聽見對方大聲的喘氣聲。
  我的一只手來回蹂躏著嫂子的兩個大肉球,另一只手時而揉捏她那翹而圓的
屁股,時而撫摸她光滑的後背,時而摸著她的側臉,雙腿則在那纖細的雙腿上磨
蹭著,而我那粗長的雞巴則在嫂子的陰道旁熟悉著環境,這裏我剛剛幹過一次,
都沒有看仔細,現在看上去,嫂子的陰毛很豐厚,很糟亂,陰唇很黑,我甚至調
戲她做多了,但是她反駁說,做的不多。對此我不去反駁,尤其是你跟一個女人
在一起的時候,去說她淫蕩,那是不明智的,雖然我喜歡嫂子的騷。
  此刻我的雞巴在嫂子微微張開的陰道口旁探索著,她的呼吸聲愈發急促,和
我親吻的力度也越發大,將整根舌頭搗入我的嘴中,我一邊和嫂子糾纏,一邊說
道:「嫂子,想我操進去嗎?」
  她雙手捧著我的臉,將舌頭從我的嘴裏撤離,看著我點了點頭,很平靜的看
著我說:「操進來!」
  見她此番模樣,我再也忍不住,從她的身上起來,跪在她的胯前,把她兩條
修長的腿放在我的大腿上,用力往我這邊一拉,她的陰道與我的雞巴僅距離二叁
厘米,她的陰毛濃密,就像她的頭發一樣烏黑,那黑色的陰唇,迷人的陰道口,
似乎在像我招手,冒著熱氣般,陰唇兩旁的陰毛,沾了些許淫水的緣故,在燈光
下顯得閃閃發光,我用手撫摸著她的陰毛和恥骨,身子往前傾,另一只手扶著雞
巴,對嫂子說:「嫂子,我要操你了。」
  「好,操我。」
  顯然,有了剛才的體驗後,嫂子這次放得更開,我的雞巴在她的陰道周邊用
力的磨蹭了幾下,然後就是用力一捅,迎來的是嫂子的大聲一聲尖叫:「你不會
輕點啊,你要插死我啊!」
  「就是要插死你。」
  說著話,我就趴在嫂子身上,一邊抽插著,一邊用手繼續摸索著那兩個碩大
的乳球。剛剛趁著插進去的功夫,我才發現嫂子裸體時的奶子竟然這幺美,細細
的乳頭周邊,是粉紅色的乳暈。真想不通,嫂子的乳球這幺大,可是乳頭卻這般
小,而且這樣好看,與下面的陰唇直接就是兩個極端。
  嫂子呻吟著,與剛才沒有洗澡之前一樣,同樣的豪放,同樣的大聲,每次我
大力抽插的時候,她都要往上迎合我的動作,這樣大概抽插了十來分鍾後,嫂子
動作幅度大了起來,我知道,我身下的女人要高潮了,這也是作爲男人的驕傲,
我說:「嫂子,換個姿勢,我躺著,你在我上面。」
  其實這都不用說,按照嫂子的經驗,她肯定比我在行,果然,剛說完,她就
自己把我壓倒,自己扶著我的雞巴舒服的套了下去,更加用力的迎合我的沖擊。
  我仰著臉揉著嫂子的乳頭,雙手抓一只嫂子那略微下垂的奶子,蹂躏著,時
不時的起身去舔,去咬,臀部則用力往上面頂,弄得嫂子迭叫連連。
  不用我多說,嫂子很會自己玩,雙手抓著我的胳膊貨撐在我的胸上,扭動著
她那大屁股,一上一下的坐在我身上。這個姿勢大概持續了兩分多鍾,我就感覺
嫂子泄了身,她的淫水順著陰道流到我的雞巴,再流到我的陰毛我的睾丸上,到
處都是,她癱趴在我的身上,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也許是滿足後的充實,讓嫂
子狂躁的運動,變得柔順了一些,
  「小韓,謝謝你,我很久沒這幺舒服了!」
  聽到這個,我莫名的激動,一邊說著,「嫂子,我很早就想操你了!」
  「你就是個混蛋,開始還覺得你文質彬彬的,後來看見你看我的眼神就和吃
了我似的。」
  「嘿嘿,誰讓你這幺好看,第一次見你,我就想著操你。」
  「你還說呢,上一次,我下面都疼死了!」
  「那是因爲我的雞巴大。」
  「你真不要臉。」
  我們一邊淫蕩穢語,一邊抱著嫂子翻過身將她壓在身下,拼命的大力抽動著
雞巴。
  嫂子繼續呻吟著,她摟著我的背,伸出舌頭舔我的奶頭,吸得我一個激靈一
個激靈的,讓我感覺酥酥的,在一陣快速的抽動中,我感覺再也克制不住,精關
一松,所有的子子孫孫射進了嫂子的子宮深處。而嫂子,漲紅著的臉,在大聲的
嘶吼中接收了我給予她的一切,用盡所有的力量,發出劇烈的顫抖,緊緊的抱著
我,「燙死我了,你又射進來了,懷孕了怎幺辦?」
  「懷了就生。」
  龜頭就如機關槍一樣,一抖一抖持續了10來秒,然後我就緩緩的趴在嫂子
身上,心說此生無憾,人生多了一個熟婦,有情有欲,難以自拔。
  從這一次之後,確切的說,我成了嫂子的情人,平時她還是那幺忙,我也會
經常去她那,也正式的有了她的微信,有了她的電話。
  我們每個月做的不多,但是總會有那幺兩叁次,每次都很盡興,每次做完愛
後,我們都會相偎的說很多,說到我的工作,說到以後我的家庭,讓我感到感動
和安心的是,她總會站在一個嫂子的角度爲我考慮,而不是那種佔有和嫉妒。
  有時候我也會問她,你是不是就是想身體舒服,她的回答是「你傻啊,真爲
了那樣,我非得找你幹嘛」,當然我相信,她除了身體的慰藉之外,對我也是有
感情的,我也一樣如此。
                
【完】

女人疯狂高潮呻吟视频